陈爱莲:时代的红舞鞋永不停歇

来源:人民网-文化频道 作者:黄维 韦衍行 发表时间:2018-11-05 17:42

原标题:见证人·第十二期|陈爱莲:时代的红舞鞋永不停歇

编者按:在十九大报告中,习近平总书记这样说: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,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,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。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,我们的文化自信,不仅源自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悠久历史,更源自五千年来中华民族产生的一切优秀文艺作品,以及创作这些作品的德艺双馨的文化大家。

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,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。正值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,怀揣对优秀传统文化保护与传承的敬畏之心,人民网推出融媒体文艺栏目《见证人丨致敬改革开放40年·文化大家讲述亲历》,邀请改革开放40年以来当代中国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艺术大家,分享其求艺之路的艺术探索与思想感悟,呈上对改革开放40年文艺发展最具诗意的表达,通过有情感、有温度、有底蕴的人物呈现,彰显艺术作品的时代之美、信仰之美、崇高之美。

本期节目带您走近著名舞蹈表演艺术家、舞蹈教育家陈爱莲。被誉为“东方舞蹈女神”的陈爱莲在改革开放中不断奋进与开拓,如同穿上了那双赋有魔力的红舞鞋,伴着岁月时光舞个不停,谱写着艺术与人生的传奇。

当我们到达位于北京南郊的爱莲舞蹈学校时,陈爱莲已经开始练功了。踹燕、探海、旁腿侧身、踢紫金冠……我们在练功房外面静静看着她干净利落地将一个个动作完成,不禁暗自感叹,即使岁月流逝,但陈爱莲的身姿依然健美轻盈、充满活力。

在练功结束后,作为校长的陈爱莲有些放心不下刚开学后同学们的状态,特地去看了一下大家练习情况。看到同学们都在认真跟着老师学习动作,她才放心地接受我们的采访。专访中,谈到舞蹈术语时,陈爱莲伸出手在空中比划着,眼波流转,表情生动,透着舞者的灵性。

“她的舞蹈宛如春江的皓月,清澈透明;又如天边的云霓,艳丽飞扬……”被誉为“东方舞蹈女神”的陈爱莲在改革开放大潮中起舞弄影,不断地开拓着自己的艺术与事业,如同穿上了那双赋有魔力的红舞鞋,伴着岁月时光舞个不停。在改革开放四十年之际,人民网专访著名舞蹈表演艺术家、舞蹈教育家陈爱莲,在不懈的奋斗中,她谱写着艺术与人生的传奇。

“每一次上台表演都是再创作”

人民网:改革开放后,文艺创作迎来第二个春天。您也如沐春风地追逐时代步伐,于1980年举办中国首个个人舞蹈晚会——《陈爱莲舞蹈晚会》。当时您是如何考虑的?办此晚会的初衷是什么?

陈爱莲:七十年代中期,我从部队农场劳动回来后,当时身体出现了问题,医生说是“过度训练”,我一心只想着将失去的时间补回来,结果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体力,在排练厅里站都站不了。后来我认识到自己需要慢慢恢复,便减少不必要的体力消耗,并注意饮食、保证睡眠,在仔细调养之后,身体逐渐好转了。后来,我在电视上看到一位西班牙舞蹈演员在举办个人舞蹈专场,让我印象深刻,这是我头一次知道个人也可以开舞蹈专场,从此举办个人专场舞蹈晚会的念头也油然而生。

到了1980年,单位创排了一个新舞剧,全团唯独我没有工作任务。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,我把那段时间看作是上天的恩赐,让我有空重新将专场演出的事情“捡起来”。为了晚会我一共排了十个节目,包含《春江花月夜》《文成公主》等经典作品以及三个新作品,除了保持艺术性之外,更要考虑观众的喜好,这并不是学术汇报演出,我是为观众澳门博彩在线娱乐的。

由于许多东西要亲自准备,演出当晚我带着大包小包,推着自行车走了近三站地儿,把它们运过去,在表演开始前就耗掉了部分体力,而晚会又是以独舞和双人舞为主,一曲舞毕就得立刻换装继续表演。当时身体刚刚复原,非常辛苦,但我还是咬着牙将演出完成。大幕落下之后,我就哭了,虽然疲惫,但也感到非常幸福。这次专场演出带给中国舞蹈界许多启发,因为新中国建立以来还没有过这种演出形式,大家觉得很新鲜,也很受欢迎。后来,专场演出还来到了上海、南京、深圳、香港,当时我也是内地第一位在香港开专场演出的舞蹈演员。

人民网:一提到陈爱莲,观众想到最多的便是舞剧《红楼梦》,“闲静如娇花照水,行动如弱柳扶风”的林黛玉是观众心中的永恒经典。从上世纪80年代初您首次出演林黛玉,到今年演出已有七八百场了。那么多剧目,为何您对林黛玉这个角色情有独钟?

陈爱莲:从艺这么多年,我对自己演过的所有角色都有着同样的热爱,《红楼梦》之所以演得多,首先当然是观众对这部剧的认可。每部作品、每个角色,我都倾注了非常多的心血,经过不断地打磨、排练,才将它们搬上舞台与观众见面,《红楼梦》也不外如此。

舞剧《红楼梦》剧照

人民网:在1997年的时候,您选择复排《红楼梦》,当时为什么会做出复排《红楼梦》的决定?与原版的舞剧《红楼梦》对比又有哪些改动?

陈爱莲:下定决心复排《红楼梦》是1997年,当时正好赶上“中国国际歌剧舞剧年”,我拿到节目单后发现外国的剧目占比很高,本土的节目很少——我的民族情结一下子涌了出来,当即决定自己出资复排《红楼梦》。舞剧《红楼梦》是1981年的作品,要是原封不动地在今天继续表演,根本不可能。在复排期间,我就反复研读《红楼梦》原著,力求进一步理解原著精神,深入探寻林黛玉的灵魂。

直到今天,《红楼梦》已经演出过七百多场了,这么多年来,大的结构没有变化,我忠实地保留了基本的风格。但是,每一次上台表演都是对《红楼梦》的再创作,每一次重排,我都需要在作曲、舞美、编导上有所创新,要去适应时代的变化,考虑当下观众的审美需求,绝不是完全重复此前的内容。我不断提醒自己,虽然岁月不饶人,但舞台上的艺术生命可以延长,尤其是对经典舞剧的复排,每一次都要有新的突破。只要是我自己的动作,我都会重新审视一下,有时候小到双手摆放的位置这种细节我也会进行调整。时代在变化,观众的审美要求也在变化。很多冗长的部分都已经删掉了,原来的长度超过两个小时,现在是一小时四十分钟。一些表现得不够准确的地方,我也会想办法让它更贴合主题。


1  2  


编辑:聂粤
数字报

陈爱莲:时代的红舞鞋永不停歇

人民网-文化频道  作者:黄维 韦衍行  2018-11-05

原标题:见证人·第十二期|陈爱莲:时代的红舞鞋永不停歇

编者按:在十九大报告中,习近平总书记这样说: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,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,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。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,我们的文化自信,不仅源自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悠久历史,更源自五千年来中华民族产生的一切优秀文艺作品,以及创作这些作品的德艺双馨的文化大家。

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,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。正值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,怀揣对优秀传统文化保护与传承的敬畏之心,人民网推出融媒体文艺栏目《见证人丨致敬改革开放40年·文化大家讲述亲历》,邀请改革开放40年以来当代中国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艺术大家,分享其求艺之路的艺术探索与思想感悟,呈上对改革开放40年文艺发展最具诗意的表达,通过有情感、有温度、有底蕴的人物呈现,彰显艺术作品的时代之美、信仰之美、崇高之美。

本期节目带您走近著名舞蹈表演艺术家、舞蹈教育家陈爱莲。被誉为“东方舞蹈女神”的陈爱莲在改革开放中不断奋进与开拓,如同穿上了那双赋有魔力的红舞鞋,伴着岁月时光舞个不停,谱写着艺术与人生的传奇。

当我们到达位于北京南郊的爱莲舞蹈学校时,陈爱莲已经开始练功了。踹燕、探海、旁腿侧身、踢紫金冠……我们在练功房外面静静看着她干净利落地将一个个动作完成,不禁暗自感叹,即使岁月流逝,但陈爱莲的身姿依然健美轻盈、充满活力。

在练功结束后,作为校长的陈爱莲有些放心不下刚开学后同学们的状态,特地去看了一下大家练习情况。看到同学们都在认真跟着老师学习动作,她才放心地接受我们的采访。专访中,谈到舞蹈术语时,陈爱莲伸出手在空中比划着,眼波流转,表情生动,透着舞者的灵性。

“她的舞蹈宛如春江的皓月,清澈透明;又如天边的云霓,艳丽飞扬……”被誉为“东方舞蹈女神”的陈爱莲在改革开放大潮中起舞弄影,不断地开拓着自己的艺术与事业,如同穿上了那双赋有魔力的红舞鞋,伴着岁月时光舞个不停。在改革开放四十年之际,人民网专访著名舞蹈表演艺术家、舞蹈教育家陈爱莲,在不懈的奋斗中,她谱写着艺术与人生的传奇。

“每一次上台表演都是再创作”

人民网:改革开放后,文艺创作迎来第二个春天。您也如沐春风地追逐时代步伐,于1980年举办中国首个个人舞蹈晚会——《陈爱莲舞蹈晚会》。当时您是如何考虑的?办此晚会的初衷是什么?

陈爱莲:七十年代中期,我从部队农场劳动回来后,当时身体出现了问题,医生说是“过度训练”,我一心只想着将失去的时间补回来,结果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体力,在排练厅里站都站不了。后来我认识到自己需要慢慢恢复,便减少不必要的体力消耗,并注意饮食、保证睡眠,在仔细调养之后,身体逐渐好转了。后来,我在电视上看到一位西班牙舞蹈演员在举办个人舞蹈专场,让我印象深刻,这是我头一次知道个人也可以开舞蹈专场,从此举办个人专场舞蹈晚会的念头也油然而生。

到了1980年,单位创排了一个新舞剧,全团唯独我没有工作任务。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,我把那段时间看作是上天的恩赐,让我有空重新将专场演出的事情“捡起来”。为了晚会我一共排了十个节目,包含《春江花月夜》《文成公主》等经典作品以及三个新作品,除了保持艺术性之外,更要考虑观众的喜好,这并不是学术汇报演出,我是为观众澳门博彩在线娱乐的。

由于许多东西要亲自准备,演出当晚我带着大包小包,推着自行车走了近三站地儿,把它们运过去,在表演开始前就耗掉了部分体力,而晚会又是以独舞和双人舞为主,一曲舞毕就得立刻换装继续表演。当时身体刚刚复原,非常辛苦,但我还是咬着牙将演出完成。大幕落下之后,我就哭了,虽然疲惫,但也感到非常幸福。这次专场演出带给中国舞蹈界许多启发,因为新中国建立以来还没有过这种演出形式,大家觉得很新鲜,也很受欢迎。后来,专场演出还来到了上海、南京、深圳、香港,当时我也是内地第一位在香港开专场演出的舞蹈演员。

人民网:一提到陈爱莲,观众想到最多的便是舞剧《红楼梦》,“闲静如娇花照水,行动如弱柳扶风”的林黛玉是观众心中的永恒经典。从上世纪80年代初您首次出演林黛玉,到今年演出已有七八百场了。那么多剧目,为何您对林黛玉这个角色情有独钟?

陈爱莲:从艺这么多年,我对自己演过的所有角色都有着同样的热爱,《红楼梦》之所以演得多,首先当然是观众对这部剧的认可。每部作品、每个角色,我都倾注了非常多的心血,经过不断地打磨、排练,才将它们搬上舞台与观众见面,《红楼梦》也不外如此。

舞剧《红楼梦》剧照

人民网:在1997年的时候,您选择复排《红楼梦》,当时为什么会做出复排《红楼梦》的决定?与原版的舞剧《红楼梦》对比又有哪些改动?

陈爱莲:下定决心复排《红楼梦》是1997年,当时正好赶上“中国国际歌剧舞剧年”,我拿到节目单后发现外国的剧目占比很高,本土的节目很少——我的民族情结一下子涌了出来,当即决定自己出资复排《红楼梦》。舞剧《红楼梦》是1981年的作品,要是原封不动地在今天继续表演,根本不可能。在复排期间,我就反复研读《红楼梦》原著,力求进一步理解原著精神,深入探寻林黛玉的灵魂。

直到今天,《红楼梦》已经演出过七百多场了,这么多年来,大的结构没有变化,我忠实地保留了基本的风格。但是,每一次上台表演都是对《红楼梦》的再创作,每一次重排,我都需要在作曲、舞美、编导上有所创新,要去适应时代的变化,考虑当下观众的审美需求,绝不是完全重复此前的内容。我不断提醒自己,虽然岁月不饶人,但舞台上的艺术生命可以延长,尤其是对经典舞剧的复排,每一次都要有新的突破。只要是我自己的动作,我都会重新审视一下,有时候小到双手摆放的位置这种细节我也会进行调整。时代在变化,观众的审美要求也在变化。很多冗长的部分都已经删掉了,原来的长度超过两个小时,现在是一小时四十分钟。一些表现得不够准确的地方,我也会想办法让它更贴合主题。


1  2  


编辑:聂粤
澳门十大赌博网站排行版

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